塔帅实力不如利物浦是事实我们机会更好却没进

阿森纳不敌利物浦,赛后枪手主帅阿尔特塔点评了比赛。

阿尔特塔称:“在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在状态中。事实就是,利物浦在很多方面都优于我们。”

守护“植物人”作为人的尊严

相久大和病人家属的坚持,让许多人并不理解。托养中心选址时,相久大从北京天坛医院门口一直选到密云水库边上,但没人愿意把房子租给他。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植物人是“半死人”,会带来晦气。有人甚至对相久大直言:“你给他们花这么多钱有什么用,这些人活着是没意义的”。

植物人也是家属们的精神支撑

“我对阿森纳全队的比赛方式和坚持不懈的信念感到高兴。这是我们必须达到的标准。我们和利物浦处在不同的旅程阶段。利物浦已经在一起磨合5年了,而我们的球队只相处了几个月。”

病人家属:我就希望他能躺在这里,有个人,有生命存在,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哪家医院的医生都让我放弃,告诉我人财两空,我说那是不可能的。不管花多大的代价,只要他有生命在就行。

“在很多方面,我们都还有需要努力的地方。”

2015年,相久大辞去北京某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的职务,创立起全国第一家民间非营利慈善机构的“植物人托养中心”。

不只是家属在照顾植物人,植物人也是家属们的精神支撑。一位家属表示,自己清楚病人不可能醒过来,但这不妨碍她心怀希望。

据相关研究估算,我国约有30万—50万名植物人。与此同时,这个群体还在以每年8万—10万的速度快速增长。

现在的相久大只有一个简单的念头——把托养中心运营下去。这个被茂密绿植环绕着的地方,更像是一间养着花草的温室,病床是一个个花盆,种着的,是植物人和家属们的希望。

医生告诉安大哥,可以对妻子多说些家里的好事,也许能刺激她的大脑。安大哥便录下想对妻子说的话,每天放给她听。

同时,相久大也看到了许多植物人家庭倾家荡产,因病返贫。他希望有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减轻他们的负担。“安养一个植物人,就是安抚一个家庭。”

安大哥:快点好起来吧,全家人都盼着你回家呢,我根本就离不开你。你总怪我不跟你说“我爱你”三个字,我以前觉得这仨字儿全是假的、虚的,现在才体会到这三个字的分量。快醒来吧,以后天天都说我爱你,给你听烦喽。

“利物浦扳平比分的速度太快了,那是我们的一次重大失误。当时我感觉到下半场我们会获得很多机会。我们可能获得了比赛中最好的机会,当你面对利物浦这样的球队并获得这样的好机会时,你需要把球打进球网。”

相久大:我觉得这不是他(植物人)活着有没有意义的事,是人与人之间平等的事。

作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相久大在工作中发现,当一个人成为植物人后,处境会变得极其尴尬,医院认为治疗意义不大,建议出院;养老院护理水平有限,不收;家庭的精力和经验又难以支撑长期的居家看护,导致许多患者因护理不周,生命终结。

今年1月,安大哥的妻子因为车祸成了植物人。在医院住了4个月,病情仍不见起色,一年四五十万的治疗费用让这个普通家庭难以承受。多方辗转打听,安大哥带妻子来到了延生托养中心。这里专业的护工和仪器设备,以及每月7500元的收费,都让他暂时缓了一口气。

“安养一个植物人就是安抚一个家庭”

在这里,有20位护士打理,维持平时的正常运转。作为这里唯一的医生,相久大兼任厨师和后勤,以节省日常开支。

起步之路艰难且坎坷。为了第一笔启动资金,相久大卖掉了在密云购置的100多平方米的房子,资金不够时,他又将另一套房产拿去抵押贷款。在没有一丝收益的情况下,相久大累计支出500多万元。

五年时间里,延生托养中心接收了74位病人,有43人在这里离世。他们依托专业的照护得以体面地度过生命的最后一程。遗憾的是,尚未有植物人苏醒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