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高铁看中国|穿越“喀斯特”的高铁

新华社贵阳10月6日电 题:穿越“喀斯特”的高铁

新华社记者齐健、吴涛

张贵从贵州大山里走出去,在广州市江南果蔬批发市场做了15年蔬菜批发生意。今年国庆节,他乘坐高铁到黔东南考察新的蔬菜基地顺便度假。自贵广高铁开通以来,他往返于贵州和广东的频率,从原来每年两三次提高到至少每月一次。

6月27日,在商丘市夏邑县警方支持下,专案组民警在当地一个建筑工地将刘某一举抓获。经突审,刘某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在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境内都匀东站下车时,高铁已身处平均海拔千米左右的喀斯特高原。都匀经济开发区招商引资服务中心负责人程燕说,贵广高铁是贵州境内第一条高铁,自它开通以来,从广东来的游客和客商逐年增多,都匀东站所在的经济开发区也同步快速发展起来。

连通大西南的“经济走廊”

已开园试运行的第四届中国绿化博览会主会场——都匀绿博园离都匀东站仅10分钟车程。据都匀绿博园建设指挥部负责人介绍,这届盛会即将登上喀斯特高原,以“绿水青山新画卷、生态文明新标杆”为主题,展现喀斯特山与水、自然与人文的融合。

乘坐贵广线的旅客不难发现,与广州高楼林立的闹市区相比,动车组钻出隧道后窗外的风景大不相同:在桂林阳朔段,列车一边是漓江风景名胜区,一边是阳朔国家森林公园;等进入贵州段,让人遗忘喧嚣的苗乡侗寨不时跃入眼帘,连片的吊脚楼和梯田从列车两边“掠过”……据悉,贵广线沿线有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水源保护地等近20个。

经调查发现,案发当晚,该女子曾在湖滨广场上坐下休息。之后,一男子走过来,并坐在其旁边,两人交谈后一同步行离开。警方确定,该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但案发后,其不知所终,案件侦破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高铁穿越喀斯特地质地区,让贵阳至广州列车运行时间由21小时缩短到4至5小时,交通成本大大降低。沿线的民族风情、自然山水和现代时尚被高铁串联起来,贵阳、桂林、贺州、肇庆、广州等沿线城市纷纷组建旅游联盟,带动旅游业显著增长。

坐着“超级地铁”上高原

贵广高铁开通后,成为连接大西南和珠三角的重要经济走廊。在贵阳北站东西两侧,中国“数谷”贵阳与国家级新区贵安新区唱响“双城记”,腾讯、华为等总部在深圳的企业不约而同把数据中心和云计算等产业布局到这里。贵阳市、贵安新区作为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先行区,正把扩大对外开放作为加快发展的战略之举,融合推进服务贸易创新发展。

高铁穿越喀斯特地质地区,不仅让数以千万计的贵州、广西在珠三角地区务工的人员有了新集散通道,还吸引大量东部客商“闻高铁而动”。不少贫困县搭上“脱贫专列”——从制造业到旅游景区开发、旅游城镇建设、温泉度假酒店等服务业,数百亿招商引资项目落地,带动了沿海资源向内陆纵深转移配置。

都匀绿博园56个展园中就有“中国铁路”展园,采用高铁“八纵八横”浮雕,微缩的边坡绿化、生态保护、西南铁路生态景观中,穿插着复兴号动车模型和铁路模型、雕塑小品,展示了中国铁路在路网建设以及高速、重载、高原铁路等方面取得的绿色发展成就。

搭乘地铁抵达广州南站,换乘贵广高铁动车组,经过最快4小时旅程抵达贵阳北站,再在大厅换乘地铁,你可能会有种一直在坐地铁的错觉。这是因为,全长857公里、穿越壮丽的喀斯特景观带的贵广高铁,有一半旅程在“地下”。

2020年初,崤山分局重新成立专案组,组织开展对该起命案的侦破工作。6月15日,河南省公安厅专家组来到三门峡对该案侦破工作进行指导。6月25日,专案组确定嫌疑人为刘某。经查,刘某有犯罪前科,曾被商丘市警方处理过。

高铁开通前,张贵曾尝试从贵州寻找货源,但受限于交通条件没成功。高铁开通后至今,张贵已在贵州谈成10多个合作基地。如今,在“黔货出山”等政策的扶持下,高品质蔬菜源源不断地从贵州运抵广州,摆上了珠三角地区市民的餐桌。

2011年4月8日,在三门峡打工的刘某酒后在湖滨广场上游玩,发现一年轻女性坐在台阶上闷闷不乐,就上前搭讪。得知其刚失业,无住所,刘某便以月薪1000元为诱饵,诱其随同前往工作之地。两人徙步走到案发地时,刘某见四周无人,开始对该女性动手动脚,遭其强烈反抗后,强行将其劫持到树林中实施强奸。其间,该女性窒息死亡,刘某随即离开。

2011年4月9日8时36分,群众在三门峡市一绿化带内发现一具女性尸体,随即报案。三门峡市公安局崤山分局迅速抽调70多名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工作。专案组迅速查明了死者身份和生前的生活轨迹。该女子23岁,因家庭经济紧张,在市区一快餐店打工,于当年4月8日晚从快餐店辞职。

从2016年底广州市首启“百企千团十万广东人游贵州”,到今年7月重启“百万老广游贵州”活动,每年广东省到黔南州的过夜游客超30万人次。今年10月1日至4日,贵州省接待游客2709.95万人次,其中铁路进出的旅客是民航的3倍多。

2014年末贯通的贵广高铁,全线隧道长464公里、238座,穿越270多个溶洞,地下工程有一半在施工难度极高的岩溶发育地区,建成时曾被誉为“超级地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