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十年打工供女儿考上清华从来没觉得生活苦

原标题:母亲十年打工,供女儿考上清华,她说:我从来没觉得生活苦

多年前,父母因打工来到成都,张心语也因此在成都出生和生活。在小学和初中的9年间,为了供她读书,母亲去厂里打过工,也蹬过三轮。直到三年前,为更好照顾女儿,张妈妈才在中和中学的帮助下换了一份宿管员的工作。

关于女儿的学习,张妈妈帮不上什么忙,也没像其他家长一样给孩子定各种目标,“只能说好好学习,让她尽最大努力,只要娃娃努力了,能学到什么程度就是什么程度。”

早在高一,张心语就定下了上清华大学的宏愿。三年寒窗,高考结束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她来不及像其他同学一样放松,就马上投入到清华大学强基计划的准备中。

12年苦读考上清华的背后,还有张心语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人,她的母亲。

追动漫,爱运动,喜欢科幻电影和三毛

在立亭村,全村男女老少都及时转移到了地势稍高的党群活动中心。为减少洪水给房屋带来损害,村干部组织村里的年轻人冒着大雨拿着铁锹和袋子,用泥沙在桥口筑起了一道河提。

在老师们眼中,张心语也是一名成绩优异、兴趣广泛的孩子。班主任老师程敏告诉记者,“高中三年,张心语积极参加各种竞赛,获得过叶圣陶杯作文比赛一等奖,体育也一直全优。”

因为预警及时,洪水来临之前,全村人在周祥林等村干部的带领下,从一个临时用钢管搭建的“云梯”爬到暂停施工的武九高速桥面,得以避险。之后的两天两夜里,全村人借用工程用的油布纸,搭建了简易帐篷,安全度过险情。周祥林说,“近期可能还会有险情,这个梯子还不能拆掉”。

当地村民介绍说,当时水势凶猛,水位不断上涨,得知5名村民被洪水围困后,情急之下,村党支部书记党卫东将被困民众用挖掘机从二楼房顶接住转移,而此时水位已快上涨到驾驶舱。

她的寝室窗台上,有一棵养了11年的仙人球。11年来,就像这株坚强生长的仙人球,张心语也以坚韧的意志,在中和一路完成了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学习。

如果你认为学霸就只会读书,那还真的错了。除了学习优异,生活中的张心语爱好相当广泛,追动漫,看科幻电影,读三毛,都是她的最爱。

据张妈妈介绍,每天早上6:20,在张心语起床前25分钟,她就需要起床给住宿的孩子们开灯,当所有人都离寝后,就开始宿舍维护。等孩子们下课回到寝室,又维护寝室秩序。期间,她还得给张心语准备早餐和午餐。

傍晚时刻,在桃源坝安置点,甘肃省消防救援总队帮助他们统一搭建了救灾帐篷,并设立了免费餐饮点,阵阵饭香悠悠飘来。路上不时有救援车辆往来,有来外纳的,也有经由这里去往陇南市文县的,载满了救援人员和药品、食品、矿泉水等救灾物资。(完)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良宵”——这是张心语的座右铭,进入清华大学后,她给自己提了两点要求:“希望能在学业上做得更好,不要被清华其他优秀同学落得太远”,“不要沉溺于安逸之中,不要放任自己堕落下去”。

苏同华表示,近年来,全球变暖有加速的迹象,变暖趋势从原来主要体现在冬季扩展到一年四季,高温发生的概率会更高、更早。

持续高温下的滚滚热浪,将“烤”验参加今年高考、中考的“后浪”。2020年全国高考将于7月7日拉开帷幕,今年福建省设88个考区、211个考点、7068个考场,报名人数20.26万人。(完)

6点45分准时起床,晚上11点30分休息,教室上课9小时,自主学习3小时。这是张心语整个高三不变的作息。

张心语算是标准的“中和制造”,过去12年,她不仅在中和生活,读书也是。小学是在中和小学,初中和高中是在中和中学。说起学校这些年来给到自己的帮助,张心语充满感情,也十分感恩:“如果没有高新区的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计划,也许我无法取得现在的成绩。”

高光的背后,是并不平坦的奋斗之路。张心语回忆,从高一到高三,虽然成绩总体呈上升趋势,但还是在高二遇到了成绩的“滑铁卢”,“那时很急迫地想证明自己有考上清华的能力,现实却是,越想考好,反而考得不行,压力太大了。”

首先,何为寒门?张心语坦言,小时候家庭条件确实不算很好,但她并不因此认为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对于生活,她也从不抱怨;

她从寝室宿舍的床底下拖出一个盖得严严实实的大纸箱,从众多书籍中抽出了一本作家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那种率性的生活很吸引我,写的故事也很有趣。”

其次,什么样的人算贵子呢?考上清华就算吗?张心语并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每个家庭都可以出‘贵子’,但可能‘贵’在不同的方面,而高考成绩,无疑只是很小的一个方面,一个人的品质、美德、性格、人际关系、处事能力……我觉得综合这些,才能看一个人是否‘贵’。”

学生宿舍在六楼,张心语和妈妈在其中一间寝室一起生活了三年。寝室陈设极为简单,进门左手一张书桌、两把椅子,右手两张挂着床帘、并列的床,其次就是牙刷等洗漱物品。

她的努力没有被辜负。外语144、语文117、数学145、理综287,总分693,张心语最终被清华大学探微书院化学生物学专业录取,“笔试面试那些挺折腾的,最后知道考上了,内心反而平静了,但也很开心。”

其余的空余时间,她都在忙着给学弟学妹们做学习分享,以此来回馈中和中学的老师们对自己的培养。

外纳镇桃树坪村半山社,是5·12地震后的易地搬迁点。暴洪发生后,通讯中断,全村失联,沙湾沟和党群活动中心旁的两条沟都让泥石流围堵,10户60间房屋严重受损。

每天都是“711”,每天学习12个小时

9月7号,张心语将在爸爸的陪同下前往清华报到。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她既充满欢喜的期待,又保持着另一份对学业的紧迫和自律。

在外纳镇外纳村,有一个“惊险”的故事:21日下午,在对白龙江河堤决口进行封堵时,因道路底部被江水涮空,参与作业的一台挖掘机突然侧翻掉入江水中,车上6个人瞬间落水。千钧一发之际,今年45岁的外纳镇抢险队队员、外纳村王斌第一时间飞奔到落水现场,一一救起了落水民众。

《古典之殇》也是张心语很喜欢的一本作品,“这是老师借给我的,我喜欢作者的语言风格和措辞,也深深认同书中的许多观点,这些引发了我很多的思考与感悟。”

张妈妈还告诉记者,她平时在吃、穿和作息上对孩子比较严格。以作息为例,张心语平时6:45必须起床,高一高二晚上12点休息,高三晚上11:30休息,“平时放假没事,八点过我也要喊她起床。”

外纳镇是武都区的重灾区。从武都市区前往外纳的路上,212国道上有不少山体滑坡后的“拦路虎”,沿途原本郁郁葱葱的青山,也变成山体裸露、落石滚滚的景象。很多道路,右侧几寸之外,就是十几米深的悬崖,崖下是白龙江翻滚奔腾的浊浪。而左侧是数十丈高的峭壁,岩石结构早已松散。

十年默默支持,餐厅打过工,还蹬过三轮

录取结束的这段时间,张心语也没有闲下来:练车,每天傍晚还在坚持打篮球……

最近几天,张心语一直在为开学做准备,9月7号清华报到,会由爸爸陪同,而妈妈将继续做宿管员的工作,为女儿赚生活费。

虽然张妈妈只有初中学历,但她笃信,只有读书能改变命运。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对张心语说得最多的道理——“我给孩子说,我们家这条件,如果长大了不想像我这样辛苦讨生活,甚至想要(得到)更好的生活,只有读书是唯一的出路,没有其他的捷径”。

受灾严重的稻畦小学,一楼的教室全部进水,校园里的几个乒乓球桌已经没了影踪,学校门前堆满了淤泥,校长尹君几天前就从老家赶了回来,学生开学在即,他急得嘴唇都干裂了。

今年6月,福建全省平均气温27.8℃,较常年明显偏高,创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新高;全省高温日数达13天,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

在妈妈的严格要求下,张心语也很自觉努力,而她学习的动力很大程度上也源自想改变自己和家庭的现状,“我理想中的生活状态就是能够在未来的生活中有自主权,不要太过被动。”

因此,结合张心语的成长轨迹以及家庭条件,有人把她比作难得的“寒门贵子”。

意识到问题后,张心语调整心态,在高三下学期的诊断考试中,取得了成都理科前19名的好成绩。虽然最终的高考成绩,还算是正常发挥,但张心语还是有些许遗憾,“强项科目物理考了历史最低。”

说起那段蹬三轮的日子,张心语心疼妈妈,但张妈妈却至今都觉得对孩子有亏欠,少了很多陪伴。“一年级,我接张心语回家后,一边叫她做作业一边急着做晚饭,吃了晚饭再出去跑三轮儿,9点钟她就自己上床睡觉,我会回来得更晚一点。”

图为救援车辆满载物资前往各安置点。王坤 摄

外纳镇政府处在一个低洼地带,办公楼一楼的房屋全都留有被洪水冲刷的印迹。电脑等必需的办公用品已被转移到对面的抗洪救灾指挥部,目前镇上的干部仅是临时从这里往来取东西,晚上在二楼休息。

沿江步行到村子后面,整齐的房屋早已被江水冲得七零八落,房屋垮塌,院落进水,白龙江仍然湍急。

很多人好奇,高考高分背后有没有“秘籍”,张心语坦言没有学习计划表之类的东西,所有的学习规划都在脑子里,“每天首先的任务就是先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完成之后,就会在每天的某一个固定的时间复习学过的知识,还有就是看作文素材。像晚上比较大块的时间会有一个多小时的学习时间,会根据近期学习的情况做一些调整。”

张心语回忆,在自己读小学和初中时期,妈妈为供自己读书,去在厂里做过工人,甚至还蹬过好几年三轮。

提起最喜欢的动漫《排球少年》和《心理测量者》,张心语的眼睛都亮了,其中《心理测量者》更是刷了两三遍。而电影她最中意科幻片《星际穿越》,极享受影片中那种极致的喧嚣和极致的宁静,“故事还刻画了一些父女间长久的羁绊,亲情贯穿了电影的主线,非常温情。”

稻畦村是外纳受灾最严重的村子,驻村干部李彩虹说,外出救援时只能一点点在淤泥中挪动,有的地方甚至寸步难行,常常一脚陷进去拔不出来。前来救援的消防员,手持铁锨等工具,顶着太阳不停“奋战”。

而三年前,为更好照顾张心语,张妈妈在学校的帮助下换了一份宿管员的工作。与蹬三轮相比,这份工作少了一些风吹日晒,也有了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

但这位刚满18岁不久的女孩,对于“寒门贵子”却有着自己清醒的理解。

福建省气候中心副主任苏同华说,弱厄尔尼诺事件已于4月结束,预计7月份冷空气活动偏弱,副热带高压偏强偏西偏北。在此环流背景下,7月全省平均气温仍较常年明显偏高,极端最高气温偏高,内陆地区可达39-41℃,沿海达38-40℃,高温日数偏多。7月上、中旬可能出现持续性高温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