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披着学术外衣的反华“急先锋”

新华社北京6月22日电 (国际观察)披着学术外衣的反华“急先锋”——起底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

澳大利亚舆论界最近常常出现一些污蔑、敌视中国的言论。仔细查找这些言论的来源就能发现,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是一个主要源头。该机构近年来屡次炮制针对中国的不实言论,其偏颇立场与其背后复杂的资金来源有很大关联。

银西高铁曲子站工人正在校轨。李文 摄

旨在监测外国在澳影响力的“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划”近期披露了该研究所更多的幕后“金主”,其中包括北约、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部。据澳媒报道,该研究所获得美国国务院约27万美元的资助后,开始追踪中国和澳大利亚高校间的合作研究,丑化和诋毁相关研究成果。

康生是银西高铁环县甜水站建设现场负责人,从去年6月高铁站开工建设以来,他一直坚守在工地一线,协调建设的各个环节,监督建设质量。今年复工前,他又多方联系工人,目前,已经进驻工人100多名,其中当地工人占一半左右,外地工人也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实行14天隔离观察,每天两次测量体温、按照来源地不同,分类安排食宿。

去年曾一度在澳被热炒的所谓“中国间谍”潜逃澳大利亚事件已被证伪,相关“撰稿”人之一亚历克斯·乔斯克也在该机构工作。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詹姆斯·劳伦斯森曾批评澳大利亚媒体未经核实就采信乔斯克的说法,“这是澳大利亚媒体先下结论再找证据的最新例子”。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战略研究教授休·怀特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创始人。他坦言,起初研究所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澳国防部,但随着时间推移,资助背景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尽管国防部仍是主要资金来源,但所占份额不断下降。据最新统计,目前该研究所约550万美元的年度预算中,只有43%来自国防部。

“灰色地带”网站指出,该研究所的报告往往不是基于真正的证据,而只是为了煽动。这是美西方一些国家政府、北约以及军火商们精心策划的抹黑行动,它们的目的是从一场“新冷战”中攫取丰厚收益。

在高铁山城段,一组工人正在桥下建设应急疏散通道的扫尾工程,现场负责人晏绮峰介绍说,桥面施工已经完成95%以上,仅剩一部分扫尾零碎工程,应急疏散通道建设也仅剩护栏安装和周边环境改善等工程。

40多岁的刘旗村村民刘小平从今年复工后,就申请加入到曲子站建设中,从事梯架搭建工作。“看着家门口通高铁,建车站,自己内心无比激动,每天站着看,觉得不过瘾,实实在在地在这里干点活,才觉得为银西高铁建设出了力。”刘小平说,高铁建成通车后,他要带上老人和孩子体验一番,圆了全家人梦寐已久的高铁梦。

“喂料”媒体搞污名化

最近,该机构又炮制了多项反华言论,包括中国有关部门通过数以千计的组织收集情报、中国在防控新冠疫情过程中未及时公开信息并缺乏合作精神、澳大利亚应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等。

在澳大利亚,已有不少人看透了这家研究所的所作所为。澳大利亚工党议员金·卡尔指责该机构是“企图发动‘新冷战’的鹰派”;新南威尔士州前州长鲍勃·卡尔指出,它输出了一种“一边倒的亲美世界观”;澳洲航空公司前首席执行官约翰·梅纳杜认为,该研究所的做法“不诚实,令澳大利亚蒙羞”。

该研究所年度报告显示,除国防部外,该机构主要有三方面的资助者:第一类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泰雷兹-雷神系统公司等西方军火巨头;第二类是谷歌、甲骨文等西方科技公司;第三类是日本大使馆等外国政府机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日前指出,有澳大利亚方面人士曾撰文披露,这个机构长期接受来自美国政府和军火商的经费支持,热衷于炮制和炒作各种反华议题,意识形态色彩非常浓厚,实际上是反华势力的“急先锋”,学术信誉受到严重质疑。

“目前,高铁站雨棚主体已建设完成,站房、宿舍等工程已经完成主体工程的85%以上,马上进入主体内部结构建设和装修、室外地坪、花园等建设。”康生说。

银西高铁的建成通车,将圆环县老区人民的铁路梦,对民众的生产生活也将带来巨大的变化,对当地的脱贫致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能起到关键性作用。(完)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成立于2001年,这个位于首都堪培拉的智库近年来通过当地媒体影响着澳大利亚公众对中国的理解。

曲子站是环县最南端的高铁站,站台建在刘旗村境内,这个站站房主体已经完工,两侧雨棚完成主体工程量一半以上,宿舍等其他工程完成主体工程的60%。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杰夫·雷比也认为,该研究所大量接受军工企业资助的做法十分危险,因为“当战争发生时,军事工业将从中受益”。

高铁高速犹如两条巨龙穿越环江。李文 摄

该研究所执行所长彼得·詹宁斯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专栏文章或接受媒体采访,在互联网上搜索他的名字便会发现不少明显体现冷战思维的文章,如《澳大利亚如何阻止中国》《美国重回亚洲给澳大利亚带来的风险和回报》《新冷战将迫使澳大利亚行为产生变化》等。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近年来针对中国的诸多不实言论暴露出,该机构已成为西方反华势力操控下宣扬“中国威胁论”的传声筒。

受疫情影响,3月初,银西高铁各项建设陆续复工。从环县曲子镇一路向北,银西高铁建设成为沿途最靓丽的风景,一路上都有工人忙碌的身影,时不时有运料机车穿行而过。

该机构一些“专家”同样经常恶意诋毁中国。澳媒称,此前有关“新疆强迫劳动”的不实言论便出自该机构“专家”之手。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指出,有关“中国强迫劳动”的报道几乎完全依赖一系列可疑的研究,是反华势力精心策划的“闪电公关行动”。

有澳媒指出,该研究所正是利用澳国内一些人对中国一贯的“鹰派”立场,为了“金主”的利益肆意丑化中国、恶化澳中关系。

据银西高铁甘宁段YXZF-1标项目负责人井有玉介绍,目前,银西高铁环县段已经全面复工,进驻工人600余人,正在全力加速建设,预计今年6月底三个车站全面建成,7月底完成联调联试,11月底进行试通车,预计年底全面通车。

“金主”背景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