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论天下】专家美国抗疫为何如此不力

【纵论天下】专家:美国抗疫为何如此不力?

截至北京时间19日7时34分,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369万,死亡病例超过13.9万,并且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作为当前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美国的疫情严重程度长期高居榜首,让国内外民众大跌眼镜。人们不禁思索,为何美国抗疫如此不力?

另外,美国抗疫不力还有以下4个深层原因。

不仅如此,美国医疗费用十分昂贵,医疗体系改革屡屡受挫。无论是20世纪30年代罗斯福提出的医改方案、40年代杜鲁门提议的义务制医保、60年代肯尼迪呼吁的老年人医保、90年代克林顿的全民医保方案都未能获得国会通过。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支持了奥巴马医改法案,但2017年民主党失去国会控制权后,众议院通过《美国医保法》草案,在废除并替代“奥巴马医改”方案主要内容的立法方面取得进展。特朗普上台后更是迫不及待地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叫停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方案。正是由于严重不均的经济收入和医疗资源分配,美国的底层民众在疫情面前束手无策,穷人受到疫情的伤害更大。

第三,经济收入和医疗资源严重不平衡。美国是两极分化很严重的国家。在近两次美国大选中,号称“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异军突起。他在竞选中指出,美国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程度已经超过地球上所有主要国家,顶层1%人群中的十分之一掌握的财富相当于底层90%人口的总财富。正是因为桑德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美国的问题并且倡导保护低收入人群的利益,他在2016年民主党内竞选中获得了第二名的支持率,在2020年也声望颇高。

经瑞丽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3被告人在疫情防控期间,无视国家关于出入境管理的法律法规,非法偷越国境的违法行为极大地增加了感染的可能性,给疫情防控工作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身体健康带来诸多风险隐患,情节严重,应酌情从重处罚。根据刑法第322条等规定,判决3被告人犯偷越国境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在疫情之下,许多美国民众聚众示威,抗议居家隔离,要求复工复产;中国的健康码、实名跟踪行程等疫情防控的方法在美国难以公开实行;与中国数万医疗志愿者奔赴武汉,到最危险的地方进行支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美国的医护人员面对疫情,因为担心有死亡威胁断然辞职,这正是受到自由主义思想影响的表现。

第二,个人至上的文化思想根源。在全球抗疫过程中,受集体主义影响深远的亚洲儒家文化圈在较短的时间内,有效地控制住了疫情的传播。反观个人主义至上的欧美国家,隔离措施的实施困难重重。美国人常常追溯建国时的自由主义思想。与欧洲相比,欧洲重视个人自由权利,同时也重视团体,但是美国的自由主义更加张扬个人权利。维护个人权利有非常积极的一面,但是过分追求个人自由,个人主义至上也会导致社会问题,比如,美国一直无法进行枪支管控。

第一,分权体制遭遇否定政治。美国是联邦国家,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之间不是垂直领导的关系,而是各有权责、具有独立性的体系。非中心化的行政模式,原本就不如中心化的行政模式高效有力,从美国应对飓风、加州大火的情况可见一斑。像中国这样举全国之力,一个省对口支援湖北一个市的方法,在美国各州自有盘算、各自为政的分权体系之下,是难以实现的。尤其是政党更替,总统与国会、总统与州长分属于不同政党的时候,否定政治相互牵制、相互否定的破坏力更加凸显。共和党人特朗普上任后,解散了前任民主党总统奥巴马时期设立的全球健康安全和生物防御办公室。在抗疫中,面对检测试剂不足、财政支援不足、是否复工等问题,特朗普与多位民主党州长经常隔空互怼,相互推诿。

美国领导人以个人选举为重,抗疫领导不力是直接原因。当中国全力抗击疫情时,许多欧美国家隔岸观火,某些政客甚至幸灾乐祸地认为这是打击中国的好时机。面对汹涌的疫情,美国领导人首先担心的是经济下滑会影响自己2020年大选,因而拒绝承认疫情的严重性,没能有效领导全国积极防控,导致医疗储备严重不足。当疫情形势一发不可收拾后,他非但没有号召团结抗疫,恰恰相反,还不断推卸责任,“甩锅”中国。然而事实证明,内部扯皮和外部“甩锅”都不会对抗击疫情有任何帮助。

“科技侦查法”草案赋予调查部门法源依据,其中最具争议的是它规定刑期3年以上的贪污、吸毒等罪犯,调查部门若要侦查掌握犯罪证据,可针对监控对象手机植入木马程序,进行监听、监看文字等,“当事人的社群软件、个人资料等数据恐都将外泄”。“法务部长”蔡清祥辩解称,“通讯保障及监察法”要监察的对象、内容无法涵盖新兴科技,如无人机或GPS等,所以要用特别法的方式再做规范。新法是为了让执法人员有新兴科技工具侦查犯罪,并有法律授权,保障守法公民,绝对不是“全民侦防”。“法务部检察司副司长”李濠松称,台湾人的通信习惯早已改变,很多人联络都用LINE等软件,甚至连毒贩都用LINE而不用传统电话方式联系,“不要人家已经上太空,我们还在杀猪公”。

有岛内舆论称,“科技侦查法”表面上是规范科技侦查,事实上却拟摧毁隐私权,把个人行动与足迹通过科技工具全都暴露在当局眼皮子底下,当局堪称“科技东厂”。《中国时报》17日称,“法务部”公告“科技侦查法”草案仅给各界5天的反应时间,但它影响人民权益如此之大,“法务部却形同技术性偷渡,不免怀疑其政治动机”。

对此,国民党台北市议员罗智强17日反问道,“谁是待宰的猪公?”直指该法是“蔡英文的杀猪刀出鞘”。他说,蔡英文的“科技侦查法”,只要涉嫌最重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办案机关就可以使用GPS调查犯罪嫌疑人,而启动GPS侦查,头两个月内不用申请法院许可,由“法务部”检察机关独断,将正当法律程序、人民的隐私权视如无物,“这不是绿色恐怖,什么是绿色恐怖?蔡英文和民进党过去口口声声捍卫的人民隐私权和通信自由,变成了屁话”。他称,依过去民进党当局的“信用记录”,他向大家保证民进党会先铺天盖地地撒网布建木马,最后把他们可以用来政治操作的信息用“不小心的方式”流出,一来打击“不听话的人”,二来制造寒蝉效应。国民党“立委”吴怡玎称,通信科技全世界都流行,但很少有国家和地区立法进行科技侦查,只有德国立这样的法,也被法界质疑不适当,台“法务部”去年到韩国考察,韩国方面告知因韩国过去有“威权”阴影,不认为有修此法必要,“韩国都认为没必要,台湾何必走在前面?”

对此,瑞丽市人民法院法官提醒,当前国外疫情形势严峻,一旦有人违反中国出入境管理法规,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随着境外疫情的快速蔓延,入境人员如瞒报谎报信息造成严重后果的,还将会涉嫌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不管是中国公民还是外籍人员,违反中国法律一样获罪受罚。(完)

其他党派也相当忧虑。民众党“立委”赖香伶16日表态反对草案,称“法务部”仅公告5天,比起美猪开放进口公告7天还短,且该法涉及人民权利应审慎面对,遵守公告60天的规定。“时代力量”党团总召集人邱显智称同意有立法必要,但其中涉及秘密通信、隐私及科技信息等基本权利,须审慎评估,因此将在下周举办公听会,邀请各界发表意见。台北律师公会刑事委员会委员林建宏更批评,该法等于授权当局带头当黑客,侵入人民信息。

总而言之,由于政治、文化、经济、种族方面的原因,加之美国领导人个人因素,美国抗疫表现不力。无论如何“甩锅”中国,也解决不了本国疫情的蔓延。唯有尊重科学,直面问题,积极防控,才能真正应对疫情的危机。

第四,种族主义是美国的痼疾。当疫情在中国、韩国、日本暴发时,有的白人政客冷漠地称这是“黄种人的病”,蕴含着一种种族歧视的情绪。面对疫情在美国愈演愈烈,一些住在郊区的白人依然不注意防护,他们觉得疫情只会影响住在城里的少数族裔,是少数族裔的病,与自己无关。今年5月,美国一名叫弗洛伊德的黑人因为疑似使用20美元假币,被4名美国警察暴力执法,窒息身亡。美国多地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甚至走向暴力和纵火。连绵不断的游行示威给疫情防控无疑增添了新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