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猫5年打造业务网络将引爆教育OMO转型新增长

自2017年,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后,随着国内编程教育政策接连频发,少儿编程教育忽如一夜春风,成为教育行业新星赛道,孵化出成百上千家编程教育品牌,其中,成立5年的编程猫,凭借过硬的科技创新实力和提供始终满足用户需求的教学服务,已发展成行业头部品牌。

5年之后,这家已拥有3147万用户,进驻海内外11500所公立学校的少儿编程教育品牌,又打算以何种姿态华丽转身,在少儿编程教育赛道逐渐白热化的激烈竞争中继续领跑?在深挖编程猫5年来的布局规划后,不难发现,该品牌早已修炼出独树一帜的内核,并打通多条增长脉络,突破瓶颈,迎来了新一轮爆发前的“拐点”,而这一拐点的关键就是OMO转型。

与此同时,作为一家科技教育公司,编程猫还自主研发了AI双师系统,以公益的形式推出“AI双师课堂”培养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征集的100所学校,打造示范基地,在学校满足基本的硬件、网络条件下,开启人工智能辅助线下教学等服务。

如今从纵观整个行业,编程猫由校内、校外、线上、线下业务点搭建成的业务网络早已趋近成熟,而这一网络效应一旦得到更好的流通,编程猫将在当下OMO商业格局中,获得更多的资源利好和效能增长。

事实上,与公立学校的合作选择实则是为编程猫塑造良好的品牌背书,也进一步在家长、学生用户群体中,树立了专业、可靠的品牌形象,进一步扩大了用户接触品牌的渠道,和增加了用户对于品牌的信任度,为编程猫的线上线下获客提供了有力支撑。

5年以来,编程猫作为一家科技教育企业,还一直在利用科技化手段进行教育创新,编程猫由早期的kitten图形化工具,衍生出了图形化和Python代码相互转化的海龟编辑器、移动化编程工具Nemo和3D代码岛等多场景工具矩阵。

“我曾想过素食,但这很耗费精力。我真的很佩服那些能吃素的人,”他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想在新的一年减肥。

据编程猫透露的一组商业运营数据来看,编程猫在厦门、福州、东莞、佛山、浙江宁波、金华几个单店数量在8个店以上的城市,和其他城市相比,其线上C端转化率更高,线下门店获课也会更加高效,品牌会形成一个整体的势能去打,所带来的网络的效应比单点的业务点效率更高。

在这次疫情期间,依托于其线上业务的优势,编程猫以公益的性质为线下门店开放共享线上通道,推出了AI双师线下护航计划,以公益的形式为线下门店提供线上教学支持,协助线下门店在疫情期间,继续提供教育服务,大大增强了线下门店的抗风险能力,甚至为编程猫线上、线下进一步打开了获客渠道。

OMO指的是用户在线上和线下的教育场景是融会贯通的,线上、线下的学习数据是打通的,统一沉淀归为机构的大数据,用户可随时根据需求,切换不同的教育场景。这种全场景的OMO教育(Online Merge Offline)是未来的趋势。

与其他教育品牌不同的是,编程猫的线下教育市场,其教育服务也是在编程猫自主研发的少儿编程工具衍生开展,因此,编程猫的线上线下教育服务,虽课程内容有所区别,但核心底层逻辑却相通,可以实现很好的相互转化。

其中,教育巨头新东方利用几天的时间,将原本两三年后规划应用的新东方云教室临时打通,把百万学生从地面转移到线上上课,而在编程行业中,一直致力于发展线下课程的童程童美,也把217家线下校区搬到线上,而“搬家后”的教育服务效果,还有待观察。

另一方面,编程猫在2019年启动了百城千店计划,通过线下合作的方式,编程猫进一步在三四线城市深度下沉,目前,不到一年的时间,编程猫已发展了600多家线下门店,打造出一个强有力的线下合作伙伴“生态”,这个线下生态和编程猫的线上生态相融而成的综合体,从商业效果来看,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这些科技创新,可以让用户自如地在图形化编程、代码编程、移动端编程、线上教学、线下教学等多种场景下自如切换,这不仅满足了不同用户的多种需求,也进一步拓宽了品牌的用户群体年龄段。

编程猫创始人、CEO李天驰表示:校内、校外、线上、线下这些单点业务就像大脑的神经元,大脑很聪明,并不是因为这些神经元很聪明,而是由这神经元连在一起形成了高级智慧,当这些单点业务能够形成网络,发生流动时,品牌将会进一步产生势能。”

2020年,疫情之后,OMO教育转型似乎成了行业的共识。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对线下教育场景造成了打击,让多个教育品牌转型,开始寻求线上线下有效融合的新突破。

我们会看到,编程猫在5年发展过程中的优势,倒推回来本质都是工具的优势。工具除了建立行业壁垒,一定程度甚至成为入口和抓手,将整个编程猫的线上线下的商业结构结合到一起,真正促成了OMO的商业布局。

相反,区别于大多数教育品牌线下搬运线上的强硬转型,编程猫早已通过5年的布局,摸索出一条由校内、校外、线上、线下业务点搭建成的业务网络,让其在众多教育品牌转型OMO赛道中呈现出“领跑”姿态。

早在2015年,编程猫在创立之初,就依托于其自主研发的kitten图形化编程工具,开始了公立进校布局,彼时国内还没有一款针对少儿编程教学的工具,编程猫图形化工具的专业性、便捷性很快得到了公立学校的认可,弥补了公立学校缺乏编程教学工具的短板,打开了公立进校的大门。

鲍里斯·约翰逊,现年55岁,2019年7月正式接任特蕾莎·梅成为英国首相。2019年12月13日,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赢得议会选举,继续担任英国首相。

但纵观疫情期间整个“停学不停课”的过程,无论是教育品牌,还是用户,都不难发现,OMO教育转型绝不是把线下教学服务搬运到线上进行这么简单。不少家长、学生也纷纷表示,虽然课程搬到线上,但本质上提供的教育服务并未达到用户期待和满足用户需求。对于品牌方而言,因疫情原因,短期内给品牌确实带来了一定的流量增长,但实质上并没有那么容易转化。

“如果素食的话就不能吃奶酪了,这简直会要奶酪爱好者的命,”约翰逊说。

编程猫还和广东省教育、湖北教育出版社、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多省市教育出版机构合作出版50余本编程教育教材,其中,编程猫携手广东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覆盖中小学阶段的《编程教育》教材,成为了国内第一套全学龄段编程教育教材,已于2019年在深圳、佛山、清远三个城市的中小学学校试点后正式通过了审查,不仅填补了编程教育市场的教材空白,也进一步打开了编程猫与公立学校合作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