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汉ICU主任的战“疫”周记身临其境才会感同身受

(抗击新冠肺炎)援汉ICU主任的战“疫”周记:身临其境才会感同身受

中新网杭州2月25日电(记者 钱晨菲)李立斌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外科重症医学科主任,2月14日其驰援武汉任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ICU主任。作为一名曾亲历“非典”救治一线的战“疫”老兵,今年54岁的他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场上泪流满面。以下,是他时隔30余年再次提笔写下的一篇周记:

武汉协和肿瘤中心的这个ICU,原是普通的骨科病房。在一天时间内,要完成硬件改造,组建好医护队伍,把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症病人收治进来,医疗队的压力可想而知。担任ICU主任的我,感到身上的担子很重、很重……

2月18号下午,病房打来电话,有两位危重症患者,原来是用无创通气的,但病情仍在恶化。我立刻赶往医院,决定予以紧急气管插管,并进行有创机械通气。气管插管时,患者气道开放,操作者距离患者最近,被感染的风险很大。之前,我也多次向队长、常务副院长王伟林表态:“第一个插管我上。”

来汉已一周,前几天很忙,自己也不善文笔,向来很少写记录心情的东西。9天前,我们带着重任而来,整建制接管了武汉协和肿瘤中心的重症监护室(ICU)。在各方努力下,工作已逐渐走向有序、规范。今天,一个人在酒店的房间里,想来也应该写点什么了,也权当是一篇周记。上一篇周记,好像还是30多年前的事了。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腰痛已有些时日,每次从病房出来,脱防护服时疼痛难忍。那天,我进病房前吃了两片止痛片。晚上7点,回到酒店,已感到几分疲惫。这时,队长王伟林给我打来电话,向我表示感谢和慰问。电话中,我听到了他哽咽的声音,也忍不住流下热泪。正像许多医务人员所说的,我不是英雄,只是披上了战袍的战士。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要面对的挑战太多、未知太多。

综合中央社、联合新闻网等媒体报道,该机构负责人在22日记者会上表示,新确诊患者为20多岁男性,曾在“敦睦舰队”舰只“磐石号”实习,于3月23日出现发烧、咳嗽、味觉丧失,经服药后症状改善并恢复,4月18日至集中检疫所采检隔离,一采呈阴性,19日二次采检后确诊。此次“敦睦舰队”群聚感染事件中,已有28人确诊。

记得赴武汉前的有一天的晚上,在电视里,当我看到一名护士的脸上留下的深深的伤痕,看到医务人员已累得倒在地上的情景,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虽然我也已年过半百,但我还是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那种心痛、难过的感觉,真的难以言喻。

记得2月12号晚上11点半,医务部主任张秀来电,通知立刻赶到医院参会。我跟家人说,号角已吹响,战士要冲锋了。

台防卫部门负责人严德发21日承认,事件中存在疫情通报未落实、返抵台湾后检查小组未落实实质检疫等问题。“敦睦舰队”支队长陈道辉22日接受民意代表质询时称,“用生命保证,我绝对没有隐瞒任何疫情”。

另据中时电子报报道,21日夜间自上海搭机返台的200多位滞留湖北台胞,1人轻微发烧,经采检为阴性,其余旅客被安排集中检疫。(完)

这里是战场,只有身临其境,才会有这种感受。我苍白的文字,不足以表达。最后,借用一句杜甫的诗句,为这篇周记收个尾,唯愿——“江汉春风起,冰霜昨夜除”。(完)

关于舰队到访地区,严德发22日上午表示,“其他的地方当然有去,这些地方我们不方便去说”;当日下午改口称“没有去其他地方,就是去帕劳”,引发媒体议论。

我是一个感情并不外露的人。在ICU工作的人,也早就看惯了生死。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这段时间以来,我却一次又一次的泪流满面。

台湾《中国时报》22日刊登社论指出,舰队染疫事件令人愤怒,不仅在于防疫出现破口,更在于台军的造假与形式主义文化未见改善。文章指,台防卫部门在疫情暴发初期称,确诊者仅有头痛症状,数据却显示,全舰航程期间至少有71人次看诊、5人有发烧纪录,显有隐匿情形。

这不是豪言壮语,说实话,作为一名从事重症医学专业25年的老兵,2003年就曾赴抗击“非典”第一线,我心里并不害怕,更何况医院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防护。作为病区主任,我必须以身作则。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却总是泪流满面。